汉唐中医倪海厦网站 药解 倪海厦麝香矾石散实际运用案例

倪海厦麝香矾石散实际运用案例

广告

倪师全集购买

十二月初,因家父急病送医,全家忧心不已,由于幼女初生至今一直没有机会返台省亲,家中二老一直希望抱一抱小孙女,又…

十二月初,因家父急病送医,全家忧心不已,由于幼女初生至今一直没有机会返台省亲,家中二老一直希望抱一抱小孙女,又幸适逢工作刚告一段落,遂举家返台以慰二老,看能不能增添一点喜气。

甫进门则见大姐有一些晕眩,且听力下降,壅滞不通。家父退院返家后,也有同样的毛病,想来是有一段时间了。本拟与药看能不能改善,但是家父是西医的信徒,几度进言相劝皆不果,故而改以外用药浅试,则勉强可行。

家父以倪老师的麝香矾石散喷耳之后,原本的完全听不到的右耳听力忽然在几小时间恢复了一半,这令古类大为振奋,在旁的大姐也久为耳塞所苦,检此结果也跃跃欲试。予视也在大姐的耳道上喷了一下。结果没有太大的反应,于是又在他的鼻子上喷了一次。

这次的反应真如排山倒海而来,兹请大姐纪录如下,以为喷鼻粉使用的反应参考。

注:麝香矾石散是麝香:矾石=1:50 这个混合而成的。

麝香矾石散内透骨髓、外彻皮毛,宣散壅滞之力迅猛,可深达各处病灶,对咽喉肿痛、失音、喉痹及烫火伤等症确有奇效。歌颂其大抵有治中耳炎之功,然笔者深受其益,认为其治鼻渊亦有大效

药粉喷鼻后的情形 (2009年12月初实况记录)

左鼻(先喷), 右鼻(后喷)。

起初:

左鼻先通,左鼻根有刺辣感,辣味上冲,左眼流泪,泪水从前眼角流出,此外,头左半部后上方略感头痛。

右鼻后通,鼻涕倒流往下,成为酸味,此酸味类似化学药品的酸(刺激),酸味到了舌根成为苦味,右边头痛的现象发生在头部的前额角。

左右不同步调,先喷者后通,后喷者先通,且变化非常快速强烈。

5分钟后:

鼻涕倒流的现象明显,左鼻有鼻涕流出,喉头开始有痰,

右鼻仍有鼻塞,无鼻涕流出。

10分钟后:

擤鼻涕后,开始打喷嚏,鼻涕带血,头痛开始,

头痛从前额角到右后方,一圈,

右鼻壁有微刺感,但不痛。

15分钟后:

不打喷嚏了,开始流鼻水,痛感延伸到其他部位,

甲状腺部位微痛,

延伸至右耳,

右眼角流出泪水。

60分钟后:

左后侧脑,痛楚由右耳延伸至头部,

头痛由前额角延至右侧半边,

此阶段身体似分成三截感觉特别明显。(眉心以上、胸部、脚底)

仍然流鼻水,

头顶(百会穴)痛,痛点很清楚,其他部位的痛感都消失了。

→ 身体发冷,

眉心以上头部发胀且微痛(微痛),但思绪很清楚,不会因头痛流鼻水而头昏脑胀。

→ 鼻根部位(鼻翼上约一寸)有胀胀的感觉,

胸部发胀,上半身发冷,脚底板亦冷。

60分钟后:

剧烈打喷嚏5~6次,眼流泪+咳嗽,耳中凉凉似有水要滴出(幻觉),前后约5~10分钟。

→ 所有症状消除,只余流鼻水,不断地擤鼻涕(可以很轻易把深部的鼻涕擤出)。

家父的耳聋一天后又回到喷粉前的程度,由于西医有其疗程,多为抗生素和抗组织胺之类的药物,为免陷入太深的争执,只好退居观察。家父近年身体退化很快,尤其每进一次医院都会有明显的衰退。为人子者,见此而无力挽回,实是心如刀割,无力劝说,此中的权巧方便实是一们很大的学问,只恨古类智慧不足,面对至亲不能力挽狂澜。

大姐的鼻耳多有进展,但是之后因其仍在另一位经方家的调理之中,古类没有机会出手,但是调理的情况颇佳,也不引人忧心。大姐素有高血压及甲状腺方面的问题甲状腺并曾手术及长期服西药。

只将此提出供大家参考。

(by 古类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汉唐中医倪海厦网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ingfangjia.cn/yao/871.html

书籍

返回顶部